哈娱阅读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故事里的事 > 正文

故事里的事

民间故事:女子辱骂救书生,洞房夫妻拜兄妹,今世情缘来生还

hijoys2022-04-17故事里的事598

话说,武昌府有个姓韩的书生,老婆病故之后一直闷闷不乐,为了散心,带着仆人,骑着骡马前去山西晋阳书院游学。

眼看进入了河南境内,这一天恰逢中秋,然而眼看太阳下山,还没遇到住宿的地方。

韩秀才心里正在着急,忽然听到西北方传来狗叫声,以为有人家居住,便一路寻去,离管道越走越远,深入到一处丘陵深处。


 

此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。只见树丛之中有一座茅草屋,门口站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。

韩秀才向老妇请求住宿,老妇人上下打量了一番,笑着说道:“我们这里地处偏僻,条件简陋,不比大城市,加上家里没有男主人,所以还请委屈一二。”

事到如今,只要不睡到荒天野地,韩秀才就知足了。连忙感谢老妇的恩德,表示自己一定遵循规矩,不添麻烦。

老妇人在前院收拾出一间小屋子,把仆人和骡马安顿在院子里。简单交代了几句,就独自走了。

韩秀才仰天望月,正琢磨如何打发漫漫长夜。突然听见后院传来女子的嬉笑声,因为隔得不太远,所以对话内容听得清清楚楚,似乎是一群女客正在饮酒赋诗。


 

韩秀才生平喜欢的东西不多,饮酒赋诗恰好就是,听一群女子叽叽喳喳说着风花雪月,心中不禁技痒难耐,又担心扰了大家雅兴,站在院子里踟躇犹豫。

隔了一会,老妇走出来,以妇人的名义邀请韩秀才,请他一同赴宴吟诗。

韩秀才十分高兴,当即掸了掸衣服,就跟着老妇进了后院。

后院不大,然而花香浓郁,树影阴森。院中摆放着几张长桌,几个妇女正谈笑风生,见韩秀才进来,连忙起立出迎,腾出了一张餐桌,让他坐下。

主桌坐着一名白衣女子,相貌清秀,一本正经告诉韩秀才。

“我丈夫去世早,但也曾教我一些诗歌文理,如今有幸能与您相会,可谓蓬荜生辉,请您务必赐教,好好教教这些不懂文墨的村妇。”

韩秀才再三谦让,实在推辞不过,微微思忖之后,念了一首诗。满座女子都拍手叫好,可谁知坐在一旁,一直默然无语的红衣女子却站起身来,指责韩秀才不过是模仿古人之作,略微改动了几个字,实在有辱斯文。


 

其他女子纷纷埋怨红衣女子大煞风景,韩秀才也是坐立不安,连忙起身道歉,结果不欢而散。

回到外边屋里,韩秀才心神不安,想要离开可是深更半夜,往哪里走呢?

正在惶恐之际,窗外忽然传来拍打的声音,韩秀才问了一声。“谁?”

“此地危险,你为何还不走了?”说话的居然是向他发难的红衣女子。

韩秀才大吃一惊,连忙起身开门,然而没没说出疑惑,红衣女子就扯着他的衣服,连推带搡出了门。

“我还有仆人和骡马……”韩秀才说道。

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先管好你自己的小命吧!”

说着,红衣女子拉着韩秀才一口气跑出了几里之外,这才靠在一颗大树之下停歇。

韩秀才又急又怕浑身是汗,连连追问究竟。


 

红衣女子面不改色,连大气也不喘,讲述了事情始末。

原来,女子名叫小凤,乃是游荡在这里的孤魂,不过生前向善,从没害人之意。因为墓中陪葬有佛经法器,所以其他鬼怪不敢得罪她,还和她结拜为姐妹。

之前席上的女子都是妖怪,嗜好吃人脑,不知有多少迷路行人遭到毒手。小凤不忍韩秀才被妖怪伤害,这才故意出言将其赶走,不然,这时候早就成为妖怪们的夜宵。

韩秀才听了,心里更加吃惊,正想再问下去,忽然瞧见一团火光,飘飘荡荡向自己飞来。

小凤不慌不忙,手拈兰花指,嘴里念念有词,火光立即摇晃,不再前进,好像害怕什么似的。一直相持到拂晓时分,火光才散去。

小凤虚脱地晃了几下,这才说道:“好了,白天她们不敢出来,你赶紧离去吧。到了晚上,我自然会在梦里与你相会。”

话一说完,小凤便不见了。

韩秀才仔细一瞧,在一片荒草中,孤零零堆着了一座坟头,几块石块压着纸钱,被风吹得呼呼作响。


 

韩秀才郑重地在坟前拜谢,原路返回到昨晚投宿的地方。惊奇地发现四处长满着荒草,根本没有什么房屋,只有数十座老坟。

行李散落在荒草之中,骡子悠闲吃草,可仆人却倒在地上没了气息,而脑门上有一个小洞,想来已被妖精吸净了脑髓。

韩秀才连连叹气摆头,骑上骡子继续赶路,来到了附近的县城,先去衙门里报案,而后找了一家旅社住下。

当晚,韩秀才在梦中会见了小凤,向她询问除妖的方法。

小凤告诉他,那些怪物已经修行了百年,如今法力高深,普通人根本奈何不得。然而话锋一转,又羞羞答答问韩秀才是否婚配。

得知韩秀才丧偶,小凤表示愿意鞍前马后一同前往山西,照顾一路起居。

韩秀才虽然感激小凤的救命之恩,但心里也明白,两人人鬼殊途,难以长久。一番思量之后,还是婉言拒绝。


 

小凤叹了口气道:“既然今生无缘做夫妻,那只有来世做兄妹。”

韩秀才听得一头雾水,小凤又接着说:“官府明日要传唤你,少不了一番麻烦。但堂上之人是我的父亲,你就说我托你向她问好,就可以了。”

说完,小凤转身不见了。

到了第二天,衙门里问话,县令果然对韩秀才起疑,认为他杀害了仆人,假托妖怪作祟。

韩秀才忍着怒气,向县令喊道“小凤托我向你问好”,县官的脸色当即变得惨白,宣布退堂,把韩秀才叫到了后堂。

“小凤是我女儿,死了不过两个月,你怎么知道她的小名?”

韩秀才讲了这段奇遇,说出小凤的装束,县令连连点头。

“正是,正是,你说的就是我的女儿!”


 

一番伤感之后,县令对韩秀才的经历深信不疑,大笔一挥,放他离去。

经过这番事情,韩秀才也无心前往山西,又回到了武昌府。没过多久,他的母亲居然又有了身孕。

韩秀才惊讶不已,断定胎儿就是小凤转世,而十月之后,母亲果然产下一个女婴。于是韩秀才说出了前因后果,希望继续用“小凤”作为妹妹的名字。

父亲虽然惊讶,但还是答应了韩秀才的请求。

之后的十多年里,韩秀才一直对小凤百般关怀照顾,结婚的时候还送去了一大笔的嫁妆。而小凤虽然嫁给了大户人家,也时常走动,关心韩秀才的生活起居。兄妹情深成为了一段佳话。

编后语:

本故事改编自清代笔记小说,故事虽然离奇诡异,但切勿与封建迷信挂钩,重在理解故事背后的含义。不管是人是鬼,只要心中有一份善念,日后必然有善缘。
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咨询